致城市的漫遊者——生活在京都的模樣

 

返回台灣的班機抵達桃園,已經深夜十二點多。推著行李從出境大廳走出來時,真切地感受自己已經從三度的秋末京都,回到了正入秋、似乎還有點跟不上的二十度台北市,才連忙把大外套和毛衣一件件脫下,腳底下還留有懸在空中的飄忽感。空氣很溫暖,台北潮濕的空氣,和足以凍紅楓葉、張口就能吐出白煙的京都大不相同。

想來是一趟奇妙的旅行,經過毫無計畫、不長不短的三十幾個日子,來自他國的旅行者逐漸融入這裡的空氣、學習新的生活方式,「臨時住處」開始變得像真正的「家」,熟悉卻又還不到令人厭煩的地步。像是要為這趟旅行畫下句點似的,我開始著手整理旅途中的照片,並將他們編輯成冊。

Continue reading